文章 Article

身為母親,我會捍衛我的孩子與權益

2021/11/18 移工故事
「懷孕後,老闆指派給我的工作變得更繁重,每天要來回搬運20公斤重的貨物,不能使用推車,但我必須要保護我的孩子不受傷,他是我的最珍貴的寶貝。」說起孩子,Jocelyn的眼中是滿滿的母愛,是身為母親的堅強。

被槍指著腦袋的後遺症,是對人的永遠不信任

2021/11/17 移工故事
「仲介把我約到暗巷裡面,找了很多人拿球棒跟刀子,我聽不懂中文只能用手護著頭,我很害怕,心理上的恐懼遠與大於身體上的疼痛,我不知道我會不會死在這裡。」阿雄顫抖的說著,從越南獨自來台打拼的他,只是想努力賺錢撫育妻兒。